飞龙在天动图
數字報
亂港“三大狀”:“香蕉人”“好戲人”與“陰陽臉”
分享到

微信

微博

0
分享到-微信
X

上一章茶餐廳推出《馬克·西蒙“此地無銀三百兩”》。馬克·西蒙不僅是“禍港四人幫之首”黎智英的商業助理,還有著“家奴”“資金分攤家”“政治代理人”以及“間諜”等多重身份。正是通過馬克·西蒙(MarkSimon)等中間人的聯絡,一撮撮亂港分子成為境外勢力的提線木偶。

今天,港嘢君要揭露西方勢力在律政界的三名代理人:郭榮鏗、陳淑莊與楊岳橋,他們“煽暴力”,以求亂中渾水摸魚;他們“愛變臉”,不問是非、只謀利益;他們愿做“洋奴”,頻繁勾結西方勢力亂港禍港。

“黃皮白心”獲封“代理人”,實為“廉價錄音機”

已過不惑之年的郭榮鏗,依舊是黃皮白心的“香蕉”。

1978年4月,郭榮鏗出生在加拿大。三年后,他跟隨家人回流香港。1991年,他又跟隨哥哥郭榮臻到英國讀書,入學拉格比公學,并在1999年取得倫敦大學國王學院法學學士學位。同年,郭榮臻返回香港,并在次年取得香港大學法律專業證書(PCLL),成為執業大律師。

按照執業特點,香港的律師可分為事務律師(solicitor)和大律師(barrister)兩大類。通常,大律師比事務律師更注重辯護,俗稱為“大狀”。

成為“大狀”后,郭榮鏗像他的前輩李柱銘之流一樣,暴露出勃勃地政治野心。2006年初,郭榮鏗加入公民黨,并逐漸成為香港立法會法律界功能界別議員。

從小接受“洋文化”,郭榮鏗情感中并沒有多少國家和民族認同。他能講一口流利的英語,卻只能磕磕絆絆地講中文。不過,語言并沒有成為郭榮鏗走上政途的絆腳石,反而成為不可多得的政治資源。

他成為西方勢力在香港的“代理人”。

2019年3月,郭榮鏗與陳方安生、莫乃光一同受邀進入美國。與以往亂港派“出訪”不同,這一次不僅以“受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之邀”的名義出行,還受到美國副總統彭斯、眾議院議長佩洛西等人的接見。

△郭榮鏗和陳方安生與佩洛西會面。

有香港媒體評價,這是自2000年以來反對派代表所獲“最高待遇”。

自香港回歸祖國以來,美國當局共接待香港政客數十人次。其中,規格最高的有三次:2000年,時任美國總統克林頓接見李柱銘;2014年,時任美國副總統拜登接見李柱銘、陳方安生。

第三次則是郭榮鏗與陳方安生、莫乃光訪問美國。出生于1964年的莫乃光只是“綠葉”,他個人能力有限,也沒有大的政治野心,只會跟隨大佬的步伐起舞。

這意味著,郭榮鏗已是美方培植的“第三代政治利益代理人”,他是繼李柱銘、陳方安生之后的“特首”人選。

在茶餐廳《李柱銘的“鬼故事”》《陳方安生的“女神史”》兩章中,港嘢君講過李柱銘在香港回歸前就已經獲得美英勢力栽培,而陳方安生更直接坐在政務司司長位置,距離“特首”只有咫尺之遙。

相比李柱銘私生活上的放浪形骸,以及陳方安生的勃勃野心,年輕的郭榮鏗更沉穩、老辣。多年來,他一直塑造著“溫和”“理性”的“香港良心”形象。

郭榮鏗只有41歲,卻已經是公民黨的核心人物,還是來自法律界立法會的議員。2019年5月6日,郭榮鏗當選《逃犯條例》法案委員會副主席。

漸至“高位”,他再也不能“悶聲發大財”,過快到來的權力和聲望,更讓郭榮鏗膨脹。

“反映了香港問題不再停留在美國國務院層次,而是提升至美國‘國策’層面。”2019年3月,郭榮鏗對他的美國之行大加贊賞。

“王婆賣瓜”之余,郭榮鏗更是對美國主子言聽計從、鸚鵡學舌。2019年10月上旬,美國共和黨參議員克魯茲(Ted Cruz)親自到港“督戰”,這名反華頭子一身黑衫、神情凝重地出現在暴力的街頭。

返美后,克魯茲在國會作證時聲稱“不見”暴徒暴行,只見警察“暴力鎮壓”。2019年10月14日,在一檔電臺節目上,郭榮鏗幾乎完全轉述克魯茲的觀點,甚至腔調都高度一致。

“郭榮鏗是議員,不是廉價錄音機,有自己的主見嗎?就暴力升級問題,郭榮鏗自己不表態,只是轉述美國人的看法,連自己同意與否也不置一詞,這不就是傀儡嗎?”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在社交網站上發文質疑。

“克魯茲牌錄音機”,郭榮鏗的新綽號不脛而走。

“好戲之人”被諷“嘴比腦快”,遭病變不變亂港本色

郭榮鏗極具模仿天分。不過,與毛孟靜、陳淑莊的演技相比,他明顯要略遜一籌。

△陳淑莊"神速康復“,表現異常活躍,跳上會議桌上大叫。圖源:大公報

亂港派幾乎極具表演天賦。港嘢君在《毛孟靜的“開屏”與“變臉”》一章講過,她一面鼓惑青少年施暴,一面在議會“貓哭耗子”聲淚俱下地為暴徒說情;當立法會討論對反對派不利時,她會捂著肚子卻故作暈倒,導致會議被迫停歇。詭計得逞后,她的身體也迅速“恢復”健康,還特意走進洗手間“補妝”。

陳淑莊也是“好戲之人”,她袓籍上海,1971年9月生于香港。1992年,陳淑莊一度參加“香港小姐”選舉,最終未能入圍。

這并沒有阻擋住她的表演天賦,一度在舞臺劇《東宮西宮》中歡蹦亂跳。一段流傳于互聯網的視頻顯示,2017年,在香港北角的一個大排檔中,陳淑莊還與公民黨黨魁楊岳橋等人翩翩起舞。

不過,陳淑莊真正的職業卻是香港執業大律師、立法會議員,擅長左勾右連、妖言惑眾。

“我懇請聯合國人權事務理事會召開緊急會議及成立調查委員會,保障香港人的人權。”今年10月16日,陳淑莊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上鼓噪。

△陳淑莊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會議發言。

陳淑莊時常“好了傷疤忘了疼”,盡管她左耳后部依舊留著長約五寸的疤痕。但是,她應該感謝這道傷疤。

△陳淑莊出庭。

2014年9月27日和28日,陳淑莊參與“占中”運動,一度與戴耀廷等人被稱為“占中九丑”。2019年4月24日,陳淑莊因非法“占中”構成“煽惑他人犯公眾妨擾罪”“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罪”,被判入獄8個月。

2019年6月10日的再審法庭上,她拄著一根拐杖,一小步一小步地走來……陳淑莊的代表律師向法官呈上腦部磁力共振掃描,形容陳淑莊腦部腫瘤壓迫腦干,導致腦干彎曲,生命受威脅……

最終,陳淑莊因腦部疾病獲準緩刑兩年。僅兩個月后,陳淑莊就已病愈復出,開始出任反對派的召集人。

演技過頭難免授人以柄。2017年8月11日,香港民主黨召開記者會,講述黨友林子健在8月10日被“擄走、禁錮及毆打”。

身為公民黨的陳淑莊,也在社交媒體上大肆攻擊所謂“跨境執法”,并把該事件與“一地兩檢”相掛鉤。不料,林子健平安歸來,并與陳淑莊之流的說法大相徑庭。

“當日的回應,是基于當時所能掌控的資料。事情持續出現變化,希望盡快真相大白。”不久,陳淑莊還公開為自己的無端言行辯解。

但是,她“嘴巴比腦子快”的網絡形象和公眾形象卻逐漸固化。這場“修例”風波中,亂港分子頻繁使用社交媒體進行煽動、組織和聯絡。

“最近一些網絡論壇上出現了煽動、組織非法集會和游行,串聯暴力示威,教網民如何制造燃燒彈和炸彈,教唆割頸殺警,散布謠言、激化社會矛盾等現象,”新華社援引香港法學交流基金會執委會主席、大律師馬恩國的話,“它們都已經超越了言論自由的底線,涉嫌煽動罪等犯罪。”

依據香港《刑事訴訟程序條例》等法律規定,煽動別人參與或發動違法行為即涉嫌煽動罪。

陳淑莊之流的煽暴舉動,已引起法律界人士的普遍不滿。

人生如戲,戲如人生,擅長逢場作戲的陳淑莊不僅身患腦瘤,也成為“情變”的主角。香港報章盛傳,她與尖沙咀京菜館仙宮樓老細叢鐵飛(綽號“英雄哥”)拍拖八年,最終在2010年10月和平地分手。

一段情緣畫上句號,唯與楊岳橋等亂港分子街頭起舞。

“陰陽臉”善辯更善變,逢暴必助遭“割席”

身穿西裝,足蹬皮鞋,打著領帶,立法會議員楊岳橋(Alvin)走起路來踱著方步,講話則字字鏗鏘,一副“大狀”模樣。

1981年6月,楊岳橋生于香港,父母經營酒樓及珠寶零售生意。1994年,他跟隨父母移居加拿大多倫多。兩年后,楊父去世,楊岳橋由母親獨力撫養成人,相繼取得西安大略大學政治科學系學士、北京大學法學碩士。

在北京大學,楊岳橋追隨導師張千帆,主要學習憲法學與行政法學,他的學位論文與香港問題相關:《規管政黨——探討香港訂立〈政黨法〉的必要性》。

2007年,楊岳橋返回香港,取得香港大學法律專業證書(PCLL)。次年,他成為律政司見習律政人員(Legal trainee),接受實習大律師的訓練,其授業恩師為香港資深大律師蔡維邦。

不過,師徒之間嫌隙漸生,楊岳橋在亂港道路上越走越遠。

2003年夏天,香港爆發“沙士”(SARS)以及基本法“第23條”立法事件。當時,遠在加拿大的楊岳橋嗅到了揚名立萬的機會。他趁著暑假參加了劉家儀的所謂“七一人民批”組織,擔任新聞發言人。

“逢暴必助”,楊岳橋從此走上街頭暴亂之路。2014年9月,香港爆發“占領中環”“雨傘革命”行動,歷時79天,他又嗅到了機會。

但生性狡黠的楊岳橋并沒有走上流血流汗的街頭,而是擔任義務律師代表團發言人,協助騷亂中被拘捕的人士,包括陪同他們前往警署錄口供,以及提供法律意見。

為暴徒脫罪之舉,也為楊岳橋贏得選票。2016年10月,他開始擔任公民黨署理黨魁一職。一個月后,楊岳橋正式接棒梁家杰擔任公民黨黨魁。

快速膨脹的權力,容易導致忘乎所以:身為立法會委員,他居然沒有出席由自己提出的議案動議。甚至,這一度惹得公民黨同僚不滿。

2019年1月9日,香港立法會原定審議由楊岳橋提出的“單程證審批權”議案。最終,由于楊岳橋缺席而未能討論其動議。

怨怒俱來。楊岳橋在社交媒體上為他的“關鍵缺席”辯解:當時,他留在辦公室收看一場關于《國歌法》的直播而忘記了立法會會議。

楊岳橋善辯更善變。2019年8月2日晚間,英國廣播公司(BBC)網站發布了一段對楊岳橋的專訪視頻。他在接受采訪中高談闊論:香港民眾需要“普選權”。

不料,楊岳橋遭到BBC主持人肖恩•萊伊(Shaun Ley)的質疑:“英國人從未賦予你們這一權利,你們問中國要一項連英國人都從未賦予你們的權利?”

原打算通過媒體報道“封神”,楊岳橋卻遭到萊伊一連串的犀利提問。節目中,他的笑容逐漸變得僵硬……

遭遇BBC的“滑鐵盧”,楊岳橋“陰陽臉”面孔早已被揭露:他明著為暴徒開脫,并多次公開批評香港警察群體,岳父則是退休警察;他將修例形容為“送中條例”,公然抹黑內地,卻暗中支持妻子與內地國企做生意。

“當然有做過國企生意,亦當然專業地替客戶搞上市。”在接受媒體采訪時,楊岳橋大言不慚地說。

以英國名相丘吉爾為偶像,楊岳橋自恃擅長演講,他不僅是香港城市大學兼職導師,還是《明報》“法政隨筆”的專欄作家,更是《風波里的茶杯》《龍鳳大茶樓》《三師雜會》《公民聚義》等節目的主持人。

楊岳橋深得蠱惑人心之道,他的社交媒體玩得很出彩。2019年1月,香港媒體發現這背后有專業團隊運作,每月花費數萬元公帑,這已是反對派陣營的普遍玩法。

“誠然,網絡戰其實不是議員首要工作,議員真正要做的是市民提供服務,更要專心議政論政。” 香港公營機構公共事務顧問余海澄撰文認為,“楊岳橋重網戰,輕實干做事的風格,正是活生生的反面教材。”

楊岳橋的“陰陽”做派為各界不齒。2019年10月15日,香港大律師公會前副主席蔡維邦宣布辭職。在題為《大律師公會一直可恥地對示威者暴力和其支持者沉默》的報章中,蔡維邦譴責暴力亂港行徑。

他還寫道,暴徒縱火燒銀行、破壞店鋪、港鐵車站等行為,是所有文明社會都不能容忍的,已經遠超法律的界限,但大律師公會內大部分人卻對事件保持“可恥的沉默”;如果大批人不尊重法律,社會秩序就會瓦解。

稍早前,楊岳橋曾形容恩師蔡維邦“有正義感”:在“旺暴”案中,蔡曾擔任梁天琦的辯護律師;在“七警案”中,蔡亦曾擔任警員劉興沛的辯護律師。

△香港資深大律師蔡維邦(資料圖)。圖源:東網

法治是香港穩定與繁榮的基石,身為“大狀”更應捍衛這一核心的社會價值。如今,蔡維邦等法律界眾多有識之士已看清暴力亂港的行徑,紛紛與亂港派“割席”,蔡維邦與楊岳橋這對師徒也已分道揚鑣。

香港暴力狀況已持續近5個月,“黑衣魔”依舊甚囂塵上。當前,警方共拘捕逾2000人,但當中檢控數字相對較低。據香港《文匯報》報道,香港律師會會長彭韻僖在2019年11月4日公開呼吁,希望律政司盡快研究案情,檢視是否適合提出訴訟,以免影響社會對香港法治的信心。

“遲來的公義,等同否定公義。”彭韻僖呼吁香港恢復法治。

西江網版權與免責聲明

1、
凡本網注明來源“西江日報”、“肇慶都市報道”、“西江網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、視頻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、信息版權均屬西江網所有。凡是未經西江網授權,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、鏈接、轉貼、編輯或其它方式發布。已經被本網授權的,使用時注明“來源:西江網”,違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2、
本網未注明“來源:西江網”的作品信息均為轉載稿,本網轉載并不意味著認同其觀點或真實性,如其它媒體、網站或個人使用,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“稿件來源”,并自行負法律責任。擅自使用西江網名義轉載或盜用西江網名義發布信息,本網將追究其法律責任。
3、
如本網轉載內容涉及版權、名譽權等問題,請盡快與本網聯系。
聯系人:羅小姐、涂先生(電話:0758—2722284)
詳細請瀏覽:http://www.ojbyi.club/about/copyright.shtml

關于我們| 廣告服務| 版權聲明| 聯系我們| 友情鏈接| 事業單位

本網站由肇慶市西江報業文化傳播有限公司(西江網版權所有),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者建立鏡像 Powered by CmsTop

飞龙在天动图 224834656745703437290222561191413698833032566720653324283230577734490979724237513843660188742520837 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var curProtocol = window.location.protocol.split(':')[0]; if (curProtocol === 'https') { bp.src = 'https://zz.bdstatic.com/linksubmit/push.js'; } else { bp.src = 'http: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'; }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