飞龙在天动图
數字報
索羅斯亂港的賊心與賊膽
分享到

微信

微博

0
分享到-微信
X

上章餐廳推出《黑衣“蒙面”與香港“要臉”》,揭露亂港派暴戾恣睢的真面孔,及其慣用的“嚇”“扮”“煽”“抽”“騙”五種損招。

當前,街頭騷亂正侵蝕著香港的社會秩序和法治聲譽,卻有一只“金融大鱷”再次插手香港,他金援黎智英、戴耀廷等亂港分子,資助國際律師協會等多家NGO,他的動機只是趁火打劫,企圖竊取一代代香港人辛苦積累起來的財富。

但是,以“打敗中國”為己任的索羅斯,不僅兩次敗走香港,最近,與其有著千絲萬縷聯系的香港大律師公會也出現“割席”現象。

兩度金融亂港,兩度折戟沉沙

88歲高齡的喬治·索羅斯,牙齒早已脫落多年,卻依舊保留著蒼蠅一般靈敏的嗅覺,遠在大洋彼岸,一直伺機來港趁火打劫。

2019年9月5日,港交所電子交易系統(HKATS)出現嚴重故障,并在當天下午兩時暫停衍生產品市場交易。對于毫無征兆的故障,港交所解釋說“交易系統軟件出現問題所致”。

香港《大公報》援引消息人士話說,港交所此舉是趁機“關門打狗”——時隔21年后,“金融大鱷”索羅斯卷土重來。

1997年,以索羅斯為首的美國金融巨盜在東南亞地區興風作浪,接連毀壞泰國、馬來西亞、緬甸、印度尼西亞的經濟體系之后,又將目光瞄準了回歸祖國不久的香港。

圖表來源:央廣新聞

自恃熟悉香港金融套路,索羅斯制定了“完美”的攻擊策略:他先是拆借、囤積港元以“蓄水”,僅6個月就囤積了2000億港元。緊接著,他又推高港股并做空恒指期貨,推高“水位”;最后,他開始“放水”,分別在1997年7月、1998年1月和5月三次拋售港元。

“港府必敗,帶錢離港”,就在索羅斯做著如此春秋美夢之際,香港特區政府決定打一場金融保衛戰。

在中央政府強有力的支持下,1998年8月14日,香港特區政府投入1200億港元進入股票和期貨市場,平均每分鐘接盤3.5億港元,一天之內推漲期指600點,打擊囂張的空頭勢力。

其間,空頭勢力幾度火力全開,特區政府則照單全收。激戰兩周后,恒生指數始終維持在7800點以上。

當閉市的鐘聲響起,一切塵埃落定。自此,香港成為索羅斯金融生涯中難得的滑鐵盧,但他賊心不死,一直謀劃著卷土重來。

1998年8月28日,恒指期貨合約結算日,香港特區政府投入巨額資金,與國際炒家展開將近一年的“金融保衛戰”,終在當天收盤鐘聲響起那一刻,宣告獲勝。(新華社)

索羅斯先是在香港埋下“釘子”。2009年3月,索羅斯命其子Robert Daniel Soros以1港元的資本在港注冊成立SFM HK Management對沖基金公司,該機構辦公室位于中環的國際金融中心(IFC)二期35樓,正好在香港金管局的樓下。

他較勁意味十足。2019年6月,香港社會發生“修例風波”,暴亂禍港對經濟的損害逐步顯現,為外部勢力提供可乘之機。這時,索羅斯又嗅到了趁火打劫的機會。

他決意重施故伎。2019年8月,索羅斯先是利用港股下跌之機,大舉買入空單建倉。香港《大公報》認為,“保守估計,1998年索羅斯一伙持有10萬張空單,這次預計不低于20萬張”。

歷史再一次重演。2019年9月4日,香港政府果斷采取措施,令港股大幅回升,恒生指數的單日漲幅高達4.3%。次日,當索羅斯試圖大舉拋出空單最后一搏時,卻發現港交所電子交易系統出現上文所提及的故障。

遭遇“關門打狗”后,索羅斯損失慘重,據傳高達24億港元。翌日,港交所恢復交易,港股持續上揚。

埋“經濟釘子”做空市場設“政治陷阱”作亂街頭

索羅斯兩次“金融亂港”皆以敗北告終,他懷恨在心,大有不搞亂香港就死不瞑目的癡心。1998年金融亂港失敗后,他不僅埋下“經濟釘子”,還開始設計“政治陷阱”——主要通過控制兩名核心人物與多家政治組織實現亂港的不良動機。

1998年敗返美國華爾街后,索羅斯迫不及待地捐款設立開放社會基金會并自任主席,迅速成為協助西方勢力搞“顏色革命”的金庫組織。次年,該組織發布報告承認,在多個國家和地區資助“人權網站”,其中包括中國香港。

“開放社會基金會”網站還顯示,今年該組織在亞太地區預算為5760萬美元。其中,1103萬美元用于“民主實踐”,730萬美元用于“人權運動”。

香港壹傳媒創始人黎智英,則是索羅斯選中的“合伙人”。在《香港“拆家”黎智英》一章中,港嘢君披露過“肥佬黎”不僅是亂港禍港行動的大金主,更是西方反華資金的中轉人。

最近幾個月以來,索羅斯利用開放社會基金會,不斷通過黎智英等“白手套”向亂港暴動提供資金,以雇用人員、購買裝備。

“(索羅斯)目的是讓香港持續動蕩,令香港金融市場大幅向下甚至崩盤,進而謀取暴利。”香港《大公報》一針見血地揭露了索羅斯與黎智英等亂港分子狼狽為奸的經濟動機。

誓要在香港發動“野豬革命”的戴耀廷,是頗受索羅斯器重的另一名傀儡。2015年,“開放社會基金會”第一次金援戴耀廷任教的香港大學法律學院,以及戴曾任副主任的港大比較法與公法研究中心(CCPL),包括支持上述兩個機構舉辦環球學術研討會、合辦多個工作室、發放人權獎學金等。

索羅斯還多次出資幫助戴耀廷出書,肆意傳播暴動思想。

索羅斯所控制的開放社會基金會,還與國際律師協會(IBA)有染。2019年9月,國際律師協會公布頒發人權領域貢獻獎予李柱銘、吳靄儀。

李吳二人都是臭名昭著的亂港禍港分子。向兩名亂港人士頒賞的國際律師協會人權研究所,則一直接受索羅斯的資金援助和實際控制。

這意味著,李柱銘獲得國際律師協會的厚賞,與他賣力配合索羅斯在港“顏色革命”有關。李柱銘所領導的香港大律師公會已淪為索羅斯的一枚棋子。

公開資料顯示,香港大律師公會成立于1949年,歷任主席均堅持政治中立原則,強調不能被“牽扯政黨力量”。近年來,隨著李柱銘、戴啟思、吳靄儀等多名民主黨和公民黨“大狀”迅速得勢,香港大律師公會迅速改弦更張,頻頻干涉香港政治。

2019年9月3日,香港大律師公會發出“譴責警濫權”聲明,要求行政長官調查警方所謂的“暴行”,這引起趙振寰、李紹強、黃汝榮等大律師公會成員的不滿。他們發布公開函質疑,大律師公會“未審先判”就定論警方過度使用武力。

香港大律師公會已背離開創之時的初心,這更觸發該組織多名大律師的不滿。2019年10月15日,香港資深大律師蔡維邦發文稱,他極不認同公會縱容暴力的傾向,故在10月9日辭去大律師公會副主席的職務。

香港資深大律師蔡維邦(資料圖)。圖源:東網

香港大律師公會官網截圖

“如果有大量人不尊重法律,社會秩序就會瓦解。”蔡維邦指出,作為一名刑事法律師,眼見著香港社會的暴力升級,有人縱火燒銀行、香港大律師公會破壞店鋪、港鐵車站等,這是所有文明社會都不能容忍的行為。

南華早報報道截圖

這是罕見的一幕。據香港《文匯報》報道,蔡維邦一度為亂港分子梁天琦擔任辯護律師,后者曾是“旺暴”核心人物之一、被判入獄6年。

蔡維邦與暴力割席,也標志著暴力亂港已惹得天怒人怨。其實,香港大律師公會早已政治化,被民眾斥責為公民黨、民主黨的“B隊”,淪為索羅斯開放社會基金會的分會。

俗話說“有錢能使鬼推磨”,多家社會組織拜倒在索羅斯的“金腳”下。香港《大公報》2018年7月披露,一直為“港獨”分子搭臺唱戲的香港外國記者會(FCC),一度向開放社會基金會和壹傳媒黎智英尋求資助。年底,香港外國記者會就開始向開放社會基金會提交工作報告。

這意味著,香港外國記者會“化緣”成功。對索羅斯而言,他已成功將香港外國記者會等多家非政府組織(NGO)納入麾下。

索羅斯亂港的核心手法正是,利用NGO多方扶植顛覆他國的“顏色革命”,進而達到趁亂打劫的目的。

以“慈善”之名招搖斂財,搞“顏色革命”禍害世界

1930年8月,喬治·索羅斯出生在匈牙利一個猶太家庭。他的祖父是為納粹統治服務的匈牙利官員。正因如此,索羅斯在二戰期間不僅沒有因為猶太人血統受到牽連,十四歲時就在匈牙利的黑市上縱橫捭闔。

自幼養成的投機倒把習性,讓索羅斯一生榮華富貴。1970年,他與吉姆·羅杰斯共同創立“量子基金”,積累下大筆財富。

但索羅斯并不滿足合法投資賺錢的速度和規模,他開始謀劃“金融戰爭”,狙擊各國貨幣。1992年,索羅斯第一次出手狙擊英鎊,成功擊垮英格蘭銀行,凈賺10億美元。

吸取“第一滴血”之后,索羅斯以類似的套路相繼在墨西哥、泰國等國家復制成功。外界猜測,這兩場“金融戰爭”讓索羅斯賺得數百億美元。

索羅斯嗅覺靈敏,他像蒼蠅一樣尋找著“有縫的雞蛋”。2012年,索羅斯利用日本經濟遭遇大海嘯重創,以及監管部門的政策失誤,成功做空日元。

幾十年來,索羅斯投資作風兇猛、蠻橫推廣民主理念的做法爭議不斷,他頭上貼著“金融大鱷”“干涉內政的破壞者”“麻煩制造者”的標簽,被指責引發危機并從中牟取暴利。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蒂爾就曾把索羅斯稱為“奸商”“竊取了馬來西亞人民財富的敵人”。

東南亞和東歐國家尤其深受其害。在俄羅斯、烏克蘭、格魯吉亞、吉爾吉斯斯坦、羅馬尼亞、匈牙利、馬其頓、波蘭、土耳其等國,索羅斯及其開放社會基金會均被列為“不受歡迎”。

為了洗白“盜賊”“騙子”的罪名,老謀深算的索羅斯一面拿出不義之財做點善事,到處以“慈善家”招搖撞騙。另一方面,索羅斯則祭出“民主”“自由”的旗幟,他標榜是《開放社會及其敵人》作者卡爾·波普爾的追隨者,大肆在全球搞“顏色革命”,趁亂撈取社會財富。

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,索羅斯就成為美國“顏色革命”的最大金主。他的伎倆一度在烏克蘭、格魯吉亞和吉爾吉斯斯坦等國屢屢得手。

不過,一些深受其害的國家已看穿索羅斯的詭計,紛紛抵制索羅斯,并向“顏色革命”說不:2015年,俄羅斯宣布禁止“開放社會基金會”在俄活動;2018年,土耳其總統指責索羅斯及其開放社會基金會“分裂和摧毀國家”。

不久,在伊斯坦布爾和安卡拉,開放社會基金會的辦事處也被關閉。

如今,多行不義的索羅斯已近鮐背之年,他不僅在世界各國成為過街老鼠,更是連走霉運:在俄羅斯投資巨虧20億,最后不得不將自己虧損最重的一個基金關閉(量子新興增長基金),更是在兩次金融亂港行動中一敗涂地。

2019年9月9日,索羅斯氣急敗壞地在美國《華爾街日報》發表文章宣稱,“作為開放社會基金會的創始人,我對打敗中國的興趣,勝過關心美國家利益”。

外界廣泛質疑,以“打敗中國”為己任,索羅斯究竟有幾斤幾兩?

西江網版權與免責聲明

1、
凡本網注明來源“西江日報”、“肇慶都市報道”、“西江網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、視頻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、信息版權均屬西江網所有。凡是未經西江網授權,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、鏈接、轉貼、編輯或其它方式發布。已經被本網授權的,使用時注明“來源:西江網”,違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2、
本網未注明“來源:西江網”的作品信息均為轉載稿,本網轉載并不意味著認同其觀點或真實性,如其它媒體、網站或個人使用,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“稿件來源”,并自行負法律責任。擅自使用西江網名義轉載或盜用西江網名義發布信息,本網將追究其法律責任。
3、
如本網轉載內容涉及版權、名譽權等問題,請盡快與本網聯系。
聯系人:羅小姐、涂先生(電話:0758—2722284)
詳細請瀏覽:http://www.ojbyi.club/about/copyright.shtml

關于我們| 廣告服務| 版權聲明| 聯系我們| 友情鏈接| 事業單位

本網站由肇慶市西江報業文化傳播有限公司(西江網版權所有),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者建立鏡像 Powered by CmsTop

飞龙在天动图 5372462063789976186865706252072498302286089165767386035932554899876919147913588395662101631320561631 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var curProtocol = window.location.protocol.split(':')[0]; if (curProtocol === 'https') { bp.src = 'https://zz.bdstatic.com/linksubmit/push.js'; } else { bp.src = 'http: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'; }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